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帝国再起:第四十三章 力从地起(十三)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帝国再起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周道台呢?

    粤西还需要熟悉情况的官员,还要督师割爱了。

    无妨,无妨,都是为了国事。

    三言两语,陈凯和郭之奇便敲定了粤西的两个最高级别文官高廉雷琼四府巡抚张孝起和海北道周腾凤的去留。

    这,既是交易,亦是磨合。相较这二人,郭之奇更加关注于那些粤西的藩镇大小相制的祖制存在,哪怕这些藩镇多只是些战五渣,但也可以用于制约大藩镇,维系中枢的权威。

    固有的观念一时间无法彻底改变过来,陈凯也没有立刻开口,只是坐在那里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只看得郭之奇都有些发毛了,才继续言道:粤西众将盘踞地方,确有保卫当地一方平安的作用。只是局势早已不同,那些地方多是腹地,藩镇林立,阻碍地方行政,亦是一大弊病。下官以为,与其这么下去,不如调遣各部收复失地。下官想着,这大概也是众将的心愿所系,否则也不会在当年那样艰苦的条件下坚持如此长的时间。

    各部在防区已经经营多年,早已是故土难离。对于调遣这些部队,郭之奇是从未考虑过的。此间陈凯谈及,他亦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然而,仔细想来,他终是与陈凯不同的对于这些将帅,他只能以朝廷的权威、以督师的身份、以个人的威望,凭着这些软实力去鼓舞、去感动、去胁迫,却难以如崇祯朝武将失控前那般驱策。而陈凯却恰恰相反,他是郑氏集团的二号人物,在广东更是负有全权,军中威信之高,早已不是寻常文官所能及的了。此一番,一旦陈凯出手,粤西众将根本就没有半点儿招架之功。只是这样一来,矛盾激化,自是会破坏内部团结,更是会影响到合作的进行,实在不是郭之奇所愿意看到的。

    只恐众将心中不忿,作战亦无法全力以赴。

    朝廷之命,由不得他们愿意不愿意!一声冷笑,陈凯继而解释道:愿意留在粤西护卫桑梓的,下官可以一视同仁,军粮、武备上绝不少了他们的。但是,土皇帝是莫要想着继续做了,府县行政权上交广东巡抚衙门,建立咨议局,军队接受改编,按照新式战法重新操练,否则上了战场也是累赘。至于不愿意留在粤西的,就请督师带去广西安插,梧州、桂林之敌,亦是威胁颇大。

    那若是不愿改变现状的呢?

    只是两个字而已,郭之奇已然听出了冰冷刺骨的杀意。这,不是威胁,陈凯的心狠手辣是人所共知的,当年就敢带着极少的护卫深入虎穴,斩其帅、夺其军,现在手里掌控着广东一省,猛将如云算不得,但所辖部队也基本上都是能与汉八旗对战不落下风的精锐。惹火了他,倒霉的只会是那些不识时务的藩镇。

    只恐届时朝野侧目,对闽王殿下、对竟成的声誉,终是不利的。

    乱世文官有乱世文官的生存法则和行事之道,郭之奇大谈声誉,这恰恰是很多人最看重的,他相信曾为儒生的郑成功如此,陈凯这个迟早是要入阁为相的家伙亦是如此。奈何,陈凯从来就是个异类。

    督师应该明白,粤西的事情早就不是粤西这一亩三分地那么简单的了。至于旁人说什么,由他们说去吧,难不成还不做事了?

    陈凯的口气充满了不容置疑,这并不是一个商讨合作的态度。只是,郭之奇听到此处,哪里还听不明白这个中深意。

    说白了,郑氏集团为了维护海贸利益,对马尼拉的佛朗机人展开禁运禁航,福建和广东大部皆是厉行。唯有粤西沿海不光是没有禁运,反倒是当地的文官、武将基于自身利益放任,甚至是主动的与佛朗机人展开贸易。这已经损害了郑氏集团的根本利益,陈凯作为郑氏集团在广东的一把手,自然是义不容辞。否则,他在郑氏集团内部的威望就势必会受到影响。

    无论是对于郑氏集团,还是对于陈凯,粤西的问题都要尽快解决。这才是真正的合作基础,而非是那个总督什么的官位。

    从来,只有背叛阶级的个人,没有背叛利益的阶级。陈凯不认为儒家士大夫阶级会背叛他们的阶级利益,也不认为郭之奇是那种会背叛阶级的个体。

    谋求合作,奈何对方根本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抱着今天不打你个桃花满地、落英缤纷,哪怕不得不谋求合作,也总是捏着鼻子的旧有心态,全然没有发现,在政治层面上,当利益趋于一致,仇敌也可以变成盟友。

    这就好像是三个朋友约出去玩,一个要吃火锅,一个要去撸串,还有一个则还心心念念着副本没打要去泡网吧。这时候,总不能联合撸串的先把妨碍吃饭的网瘾骚年打死,再以火锅神教的名义灭了撸串邪党,最后一个人去火锅馆子里点上个鸳鸯锅,一边喝着小酒儿,一边缅怀那逝去的青春和友情吧。

    以此为例,比较合理的办法是提议一起去吃火锅,吃完了火锅才有力气通宵上网,而撸串作为夜宵完全可以点了外卖,在网吧里一边下副本,一边撸串喝啤酒,大家好容易凑在一起,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奈何,现在的问题是当陈凯提议了,郭之奇这个家伙显然还在纠结于吃饭会妨碍到他下副本的事情,完全无视时间的飞逝。这时候,一计友情破颜拳打过去,将郭之奇的注意力重新拉回来才是正途,难道还要就这么等着他醒过闷儿来不成?

    当然,对此,陈凯也并非没有做着两手准备,假使郭之奇和他背后的文官集团始终是执迷不悟的话,那么他也介意给他们继续放血,让他们在失血过多中慢慢的丧失生命力。还是那句话,要嘛上车,要嘛一并被碾成齑粉。至于车开往何处,反正不是幼儿园就对了。

    二人都是聪明人,很多事情不需要说得太明白了,一点就透。在趋于一致的阶级利益面前,陈凯对张孝起的为难也完全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东西。唯独是颜面上

    哎,你这样难为将子,哪有半点儿诚意?

    我不拿粤西的事情做文章,您能亲自来广州一趟吗?若我只是与张将子谈,他有没有资格决定尚且两说着,以他的脾性,只怕也没得聊吧。

    此间,见得陈凯那一副我也很无奈,我能怎么办呢的表情,郭之奇叹了口气,陈凯说得没错,张孝起既无权决定,也不是个谈判的合适人选。而他也是最清楚当下形势的,现在不是陈凯求着他们,而是朝廷有求于陈凯。这,甚至与当下双方围绕着粤西的争夺都没有半点儿干系!

    重新缓和了一下情绪,摒除了那些旧式的思维,郭之奇再开口已然是判若两人:天子和当朝诸公对于竟成的才具都是交口称赞的,朝中早有提议,认为以着竟成的才具,入朝为兵部尚书足矣。倒是老夫觉得,当下竟成在地方上用事,或可更好的施展才华,便拦了下来。

    嗯,此事督师思虑周详,下官这时候贸贸然入朝,八成也是会困死在朝局之中,远不如在地方上。

    肯定了郭之奇那前后恍如人格分裂般的话语,陈凯很清楚这只是一个开始罢了,真正的戏肉还在后面:所以,朝中有意任命竟成出任两广总督兼广东巡抚,挂兵部尚书衔,不知竟成意下如何?

    两广总督兼广东巡抚,这是明廷承平时的常态。只是这官职,素来是因时而设、因事而设、因人而设,当初明军收复广东,一番博弈之下,就是由连城璧继续担任两广总督,而广东巡抚的官职则由当时的漳泉潮惠四府巡抚陈凯接任。当时能够一分为二,现在自然可以合二为一,而从兵部左侍郎迁兵部尚书,则更是无须赘言的应有之义。

    两广总督?陈凯低眉转瞬,再抬眼,却是断然否决了这一提议:有督师经营广西,下官是很放心的。这两广总督嘛,未免事权重叠,造成不便,还是算了吧。国姓早前倒是有将收复江西之责相托,亦是名正言顺。

    如此也好。

    升迁,自是好事,但是陈凯不愿染指广西,亦是一份诚意。甚至,这里面还蕴含着更加复杂的问题,郭之奇很清楚陈凯对此是了解的,否则也不会说出初入这公事房时的那番话来。

    《帝国再起》十大废柴逆袭玄幻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izajnx.com/shumu/18211/
上一章        帝国再起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